BING

关于超能力的脑洞...(发出想要开车的声音)

  一大早,艾米丽就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,乒乒乓乓的在大厅一面墙上钉着钉子。“唔...”艾玛被大厅里传来的噪音吵醒,揉揉眼睛。朦胧着向大厅走去。
  “艾米丽...你在干嘛...”
  艾米丽笑着瞟了他一眼,愉快地答道:“钉钉子呀~”
  “钉钉子干嘛...好丑”
  “哼哼,晚上你就知道了,现在再去睡会吧,还早呢”
  “哦...”
  一转眼,就到了傍晚,屋子里最后三把椅子已经被艾玛拆得七零八落。艾米粒暗暗咬牙,扯了个笑容便向瘫坐在沙发上的艾玛走去。
  纤指一动,艾玛顿觉自己离开沙发靠背,飞了起来,“哇啊啊啊啊!!!”艾玛浮在空中,不知所措的挥舞着双手。“艾米丽!我怎么飘起来了!”
  “呵”
  食指维持抬起的姿势,轻轻往前一送,艾玛便以大字的姿势紧紧地贴在墙上。艾米丽右手不动,左手一挥,四指灵活律动,便跑出四根绳子绕过钉子,把艾玛捆得结结实实。
  艾玛瞪大了眼睛,“艾...艾米丽,这,这是,你的超能力?!!”
  “对啊~喜欢吗?”
  “...不喜欢!快放我下来!”
  “那可不行,椅子可都被你拆了,你没有坐的地方了,还是委屈你乖乖待在上面啦~”
  “撕拉,”右手又是一抓,两下,就把园丁小姐的衣裤都扯了下来
  “艾...艾米丽!你在干什么!”
  “哎呀,别生气嘛,这样是不是舒服多了~”
  艾米丽浅笑着,转身走向房间,“亲爱的~等我洗完澡,就放你下来~”
  “......”
  冷眼看着艾米丽进了浴室,艾玛的两手手指动了动,绳子便自动解开了。“原来...这念力除了帮我侍弄花,还有这用途吗......”
  她抬头看了看四枚钉子,手心朝着墙,往后一扯,钉子便掉了下来,叮叮当当落在地上。艾玛歪头,看了看四段绳子,把它们丢进了卧室。跑到客房浴室飞速地洗了个澡,便悄无声息地站在主卧浴室门侧。
  一会儿,门开了,爱米丽穿着睡裙,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。艾玛一把抓住艾米丽的胳膊,在艾米丽的惊叫声中,用念力托着把她往床上一甩,自己也快速扑了上去,双手撑在艾米丽头两侧
  “你,你是怎么挣脱的?呃啊...下去!”
  “呵呵...”艾玛也不答话,只笑着,手指连动。原本绑过艾玛的绳又紧紧地缚了艾米丽双手双脚上,手上的绳子系在床头,脚上的系在床尾,艾玛怕艾米丽会挣脱,又加了一层念力在上边。这下,医生小姐可就是任人宰割了。
  艾玛直起半个身子,欣赏着艾米丽被束缚起的样子,碧绿的眼中隐隐带着红光,欲望在眼中酝酿。
  她忽地低下身子,朝着艾米丽的耳朵吹了口气,激起一阵轻颤。
  他亲昵地蹭了蹭身下已动弹不得的娇躯,蛊惑着开口:
  "轮到我撕你衣服了~″

小段子~

傍晚时分,两天前去别的小镇买花种的艾玛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。
  一进家门,便脱去外衣,兴奋地往床上一扑,抱住了艾米丽。
  “艾米丽~我回来啦!想我没?”
  “...嗯”
  “嘿嘿,哪里想呀?”
  “......”
  “哪里想嘛~告诉我啦~”
  艾米丽转头,轻轻咬住了艾玛小巧娇嫩的耳垂,声音有点哑:
  “当然是身体”

再见(园医)

  “艾米丽,游戏已经开始了,你千万不能有事”
  眼前一片白光,只觉天旋地转。艾玛待眩晕感过去后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意识逐渐回笼,眼里也有了神采。“我要去找艾米丽。”她对自己说
  艾玛跑着跑着又停了下来,手中的工具箱不断的在提醒着她她的使命。“不行,”艾玛自言自语道“我要去把狂欢之椅全部拆掉,即使艾米丽被抓住,也没有椅子来放她了。”打定主意,她正了正草帽,跑向最近的椅子。 【性感园丁在线摇椅子】
  艾米丽正站在一个电机旁专注地修着,灵巧的手在键盘上快速敲击,她不时拍着主机,摇摇发动机,还得提防着校对出错而导致触电。艾米丽已是满头大汗,心里还在默默地盘算着,刚刚自己已经修好了两台电机,其他人也修了两台,把手上这台机子修好,就可以逃出去了吧。她不由得精神一振,加快了手上的动作。等这次出去了,就能和那个小孩一起过上安定的生活了。她现在,该是在拆椅子吧。艾米丽笑了笑,眼里不由染上了期待。她开始憧憬起了以后和艾玛的生活。
  一个指针正悄然而快速地偏转......
  “刺啦!”触电了!艾米丽一声惨叫,麻痹中带着刺痛的电流感通过手指传进了她的身体。她一阵心跳加速,完了,监管者就在附近!他会抓住我!艾米丽马上停止了修复电机,退开几步,转身想要离开,可是已经晚了!厂长的傀儡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稳稳地落在了艾米丽面前。落地生根,那可怖的傀儡像被打了气的气球一般摇摇晃晃的,以惊人速度膨胀起来。下一秒,厂长提着刀,歪着脑袋,未被遮住的那只眼冷冷地注视着她,那令艾米丽不寒而栗的目光里充斥着的只有无边的麻木与暴虐。
  趁着厂长刚转移过来的一秒缓冲时间,艾米丽转头就跑,心脏无可抑制的开始剧烈跳动。她竭尽全力地向前跑,翻窗,放板,艾米丽不断做着交互动作,企图甩开厂长。可事不遂人愿,厂长一直不紧不慢地吊在她后面,不近也不远,眼里仿佛带着猫捉老鼠的戏谑。
  艾米丽每跑几步,就忍不住地回头望一下。每望一次,心里的绝望就多加一层,上等人的身体根本经不起这种负荷,她的速度在不受控制地减慢。怎么办?怎么办!我不想死在这里,艾玛还在等我!
  慌不择路间,艾米丽看见皮尔森站在一堵墙旁,手中扶着一块板子,正焦急地向她招手。艾米丽欣喜若狂,有救了!她大喊一声:“皮尔森先生!请你救救我!”似乎一股力量注入了她的身体,艾米丽卯足了劲,向皮尔森那里冲去。就快到了!十米,八米,六米,四米,两米,“啪!”木板被毫不留情地放下,艾米丽猝不及防,一头撞向了板子,“不!!!”
  眼前的板子倾斜,似乎轻轻一滚就可以翻过,但已经失去最后一点力量的艾米丽哪还有力气翻过去?耳边传来的,仿佛是恶魔的呓语:“等你死了,艾玛就是我的了!”
  她不顾一切的想要翻过板子,却在板子上被赶来的厂长一刀放倒。恐惧震慑!艾米丽痛苦地躺在地上,身体微微抽搐着,背上一道长长的伤口汩汩地往外流着血。厂长把她捆在气球上去找椅子,可遇见的每把椅子都歪向一边,哧哧地往外冒着红雾。都被艾玛拆掉了!厂长愤怒地挥了挥手中的武器,咆哮着。艾米丽趁机一脚踹上厂长的头,捂着心口,仓皇地逃着。
  又是一刀!
  ......已经没有挣扎的力气了......艾米丽被绑上了狂欢之椅,厂长站在旁边,彻底打消了艾米丽的最后一丝希望。她不禁苦笑一声,此时脑子想的,心里念的,满满的都是艾玛。恐怕,我不能陪你了......
  时间已过了一半,艾米丽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,不甘,又绝望。突然,视野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放大,放大,是艾玛!她毫不犹豫地抗下厂长一刀,跑到艾米丽旁,一边解开艾米丽身上的绳子,一遍快速地说:“大门我已经打开了,往哪跑!出了这,你就能过你向往着的安定的生活了!”艾米丽眷恋地望着她,却也知道时间紧迫,点点头,吃力地嘱咐“你也...快走!”“...嗯”
  艾米丽最后看了艾玛一眼,咬牙闭眼,快速的往大门那跑去。头也不回的她,没有看见艾玛扑过去挡住厂长脚步的身影......
  艾米丽给自己打了一针,回到了健康状态。她不由得轻呼口气,心里放松了一点,却听到了一声痛呼,声音有点熟悉,是艾玛!该死!为什么早先没有注意监管者没来追赶的原因?艾玛,她在椅子上能呆的时间是那么短!
  她不顾一切地往回跑。艾玛,等等我!
  可已经来不及了!等艾米丽跑到椅子旁,椅子已经开始旋转,艾米丽伸手去抓,却被已抬起头来的艾玛的眼神所阻止。里面有留恋,怜惜,有着对艾米丽满满的爱,却没有一丝后悔。
  直到最后一刻,万般眼神只化作一声轻笑
  “再见。”